• Prof. HE Shuhuai

Acupuncture Case Study by prof. HE Shuhuai nasopharyngeal headache 针灸 临证笔录- 鼻渊性头痛

鼻渊性头痛 Nasopharyngeal headache



李某某,男,41岁,工人。1978年5月初诊。


主诉:头痛、耳鸣1周。

病史:患者1周前症发头痛耳鸣,头痛位于颞部,时重时轻,耳内疼痛,闻音刺耳,擤鼻时耳部不适,走路时双耳震响。兼见口燥咽干,失眠烦燥。耳鼻喉检查:耳膜正常,耳咽管隆突,轻度萎缩,诊断为“咽鼓管异常开放”。

检查:舌红少津,脉弦细而数。

诊断:头痛(耳源性),肝肾阴虚型。

治疗:益肾潜阳,拟以少阳经穴为主。

取穴:外关、足临泣、足窍阴、完骨、太溪、肾俞、行间、听宫。

操作:太溪、肾俞针刺补法,余穴针刺泻法,足窍阴点刺出血。留针 30分钟。

共针刺6次,诸症消失。

按语:咽鼓管咽口正常时处于关闭状态,只在吞咽、呵欠、张大口和擤鼻等动作时方作瞬息开放,进行鼓室内气体交换。如咽口肌肉麻痹、萎缩,可使咽口经常处于开放状态而产生病症,称为咽鼓管异常开放症。对耳咽管异常开放,单纯采用针刺治疗,取太溪、肾俞以调补肾阴,益阴潜阳;取行间以清泻肝阳;取外关、足临泣、足窍阴清肝胆邪热,兼疏通少阳经脉;取听宫、完骨以疏利耳窍;几穴合用,共获捷效。


经验与体会:

1.耳源性头痛的治疗应以少阳经穴为主,因为少阳经绕行于耳部和侧头部,并且入于耳中,耳部疾病引起的头痛也多反应在颞部或侧头部,所以常取耳门、翳风、外关、中渚、足临泣、侠溪等穴治之。


⒉ 适当選用阳经井穴既可提高治疗耳病的效果,又可治疗头痛,因为阳经井穴配五行属于“金”,金内应于肺,可宣肺解表祛除外邪;金又可抑制肝木,治疗肝胆火盛引起的耳聋耳鸣和头痛。如感受外邪者常用商阳、关冲,《素问·繆刺论》:“邪客于手阳明之络,令人耳聋,时不闻音,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,去端如韭叶各一痏,立闻……。”《针灸甲乙经》:“耳中生风,耳鸣耳聋时不闻,商阳主之。”可见商阳有祛除耳部邪气的作用。邪热在少阳经者加关冲、足窍阴,既能治疗耳病又能治疗偏头痛,《灵枢·厥病》:“耳聋,取手小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,先取手,后取足。”《针灸甲乙经》:“头痛如锥刺之,循热不可以动…‥耳聋鸣,窍阴皆主之。”


⒊ 在治疗耳源性头痛的同时还要注意脏腑辨证,《灵枢·脉度》:“五脏不和,七窍不通。”是说五脏的功能与七窍有密切的关系,五脏的功能失调必然引起七窍不利,根据这一理论,在临床治疗五官疾病常可收到显著效果。肾精亏损可引起头痛头晕、耳聋耳鸣,《灵枢·海论》:“髓海不足,则脑转耳鸣。”《灵枢·脉度》:“肾气通于耳,肾和则耳能闻五音矣。”耳通于脑,脑为髓海,髓海赖肾的精气化生和濡养,肾虚则脑失于肾精濡养,则发耳聋、耳鸣、头痛、头晕。故慢性耳聋耳鸣兼见头痛头晕,常有肾虚引起。我曾治疗一病人马利奥(Maolo),性别男,35岁,因耳鸣、偏头痛5年求治于针灸。病始于腰部酸软,继而出现耳鸣和头痛,脉沉尺部乏力,问知房事极度频繁,现在已无性欲,精神萎靡。此肾精亏损之证,治取百会、耳门、翳风、肾俞、关元、太溪,针刺补法,并灸肾俞、关元。经治疗10次痊愈。


⒋ 脾胃功能失调也可引起耳部疾病和头痛,如耳聋耳鸣、耳内湿疹,兼见胃脘胀痛,神倦乏力,头痛头晕,舌质胖淡,脉沉弱,常取耳门、翳风、中渚、中脘、足三里等穴治之,可获得显著效果。


42 views